2013年2月7日星期四

Komodo National Park diving in 2013 trailer


今年是連續第二年去印尼潛水旅行。當一到巴里後,連續幾個月的咳嗽及鼻敏感即時不藥而癒。
在巴里要等一晚才有機可去Labuan Bajo,一早check out後把行李放在大堂及吃早餐。
到吃完早餐後,發現行李不見了。即時去reception counter問我的行李去了那?原來他們以為那行李是另外2個客人,他們早我少許到機場,不過原來這2個客人,已跟他們說,那行李不是他們的。
巴里酒店﹣The Vira Bali Hotel


Trans Nusa airline
幸好行李失而復得,要不是沒了自已的儀器及video housing 就算claim 到保險都麻煩。

到了機場不久,才知班機要delay,  最後這班機遲了 4 小時。這是螺旋槳的小型機,應所有飛Labuan Bajo的機都是這種小型機。

Labuan Bajo的機場是極之簡陋,行李是以人手搬運及拖車拉,當然不會設有行李輸送帶了。





Grand Komodo office
在Grand Komodo 於 Labuan Bajo 的office 停留一會,因要付us$27 National Park fee (不明為何不算到團費一起?) ,他們說不設美金找續,我要到 town 把大紙打散。

登船後,才知這旅程總共有6人,對於一艘可住12 人的船來說也算鬆動。其餘團友是2 pairs 瑞士人及 1個德國人。所以他們通常是以德語溝通,不過那德國人說,他們的德語有重 accent, 他有時也聽不到。

我們每天有4次下潛,3個是 day dive, 1次是 night dive. 潛點都是在Komodo National Park範圍,環繞 Komodo Island 及 Rinca Island 2個島。
Common Lionfish


Giant Frogfish
整體來說,Komodo 的生態健康程度不及上年去過的Raja Ampat. 而且因dive sites 都靠近大島,水的清徹度也差點。幸好這2島的人口都極少,所以人為破壞主要是我們這些船。


本來希望可以去附近一個火山地帶潛,在來之前已知行程不會到,原來這火山最近活躍了很多,所以禁止船接近。

其中有一dive site (High way, Taka Makasar)的地形是較特別,這是一片很大(~ 300m) 的碎石及碎珊瑚的平地,間中會看到Manta rays游過。

為了安排在8月的另一個trip,所以選了 1月來Komodo ,這並不是最好的時間。這幾個月是雨季,風不算大,所以對潛水的影響不很大,只是由島沖下的suspended particle 是較多,不過因是雨季,Komodo dragon不用找水喝。所以我基本上沒看到完全野生的dragon。看到dragon 的2 個點,基本上是有人用食物吸引他們去的。在Rinca Island 南面的沙灘,我們船的crews,是帶了麵包來給牠們吃。


Tawny Nurse shark
Komodo dragon
在最後一天上Rinca Island 的 national park, (這些dragon,主要是住在這2個島,而且大家的數目也接近,現存的Komodo dragon 大概有6千隻)


Komodo dragon






帶相機或video 是要另收費,現在的電話都有攝錄功能,但電話是不用收費。Video 收費是 印尼盾150000(~US$15)。
據那些ranger說,這些dragon是島上的頂層捕獵者,島上的猴,水牛,鹿甚至是baby dragon 都是他們的食物,牠們只需咬到獵物一口,獵物便會慢慢衰弱,之後牠便可吃了。Ranger說:那是因他們口水有60種細菌感染獵物。不過據最近蕭若元在網台引述的資料,那是由於dragon 本身分泌的毒液,因牠不像蛇是由牙注射,而是混合在口水中,所以以前的研究忽略了。
http://dl10.hkreporter.com/files/new/siu_2013-01-07_2_6785.mp3


Ragner強調,現在是禁止feeding。不過我所見,當天在島上的resort附近有6隻dragons是自動來的,反而我們在荒山行了個多小時,一隻也看不到。
這便是雨季與 dry season的分別,因dry season牠們都要集中在有水源的地方,是較易在純野外地方看到牠們。不過在dry season 陛地氣溫是超過35度。
Ragner說他也有同事試過給 dragon 咬,所以牠們都隨身帶一支有丫的長樹幹,只要放近dragon,牠們便懂避開。
不過看由 1987年以來的統計,只有 14人被咬,而其中只有3人死亡。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