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8日星期日

西貢滘西洲Black cardinal fish 滿口魚卵

2條在滘西洲的Balck cardinal fish,似乎是2夫婦,其中一條口中含了魚卵。

2015年10月3日星期六

火石洲(Basalt Island) 的海葵林及flying gurnard

很少機會到火石洲潛,今次發現水下有一大片海葵林,生長仍很健康,所以週圍有很多小丑魚。還有小Oriental flying gurnard,這魚有一對很漂亮的pectoral fin.

2015年8月5日星期三

南非沙甸大集合South Africa Sardine run

今年南非沙甸團的航機安排可以用神級來形容,但要先食定驚風散才成。幾次轉機,都沒有看一下機場的時間。

到Johannesburg,因需清關,提取行李及再check-in己不夠時間,因此有3件行李便上不到機而要由下一班機寄。幸好2地班次很頻密,並不需等太久。
Mbotyi River Lodge

到Dubran後,需最少5小時車程才到酒店。酒店Mbotyi River Lodge大概落成了8年,每間房也是向海。雖然有泳池,但實在太小,只撥2下手己到對岸。
酒店基本很舒服,食物也不錯,只是湯有時會頗鹹。
在南非看sardine run,都是用橡皮艇的,要從沙灘推下水。

跟著沿岸南北觀察是否有雀群聚集,他們亦有小型飛機配合搜索。今年並不是好時間,水溫高達22度攝氏,sardine只是疏疏落落。


雖然今年未能看到sardine,但水面的雀群飛插入水,Humpback whale向我們揮手,擺尾,大群dolphins(at least over thousand)在水面及淺水遊逆。
大部分時間都是用snorkel,所以再去的話,預備一個mini bottle,可以和dolphins一起近距離游泳。
通常我們早上看sardine run,大概下午一時多便回酒店,下午會去附近遊覽。其中一天還可乘10分鐘小型飛機。

現在的DM真不易做,她們連噴火也要識。
當地有一種雀非常聰明,只要手揸食物,牠們便會飛來啄走。
看了七天sardine後,去了Cape Town看Great White Sharks,觀鯊點離市區很遠,要2個小時車程。不過在南非看Great White sharks是非常不值得。因operator沒從客戶角度考慮。他們把籠固定在船邊,這樣除了因浪令籠搖擺外,船因風吹更加擺動劇烈。不單看也困難,莫說要影。今次去了2天,第一天有3條,第二天只剩一條,而且只是不足2m長的小鯊。要研究有那些地方可更好看。


觀鯊集合的餐廳
Seal









2015年6月12日星期五

珊瑚白化的假象



驟眼看,好像珊瑚出現白化。但細心看其實不是白化。那是coral polyps 縮成一團。
這動作是珊瑚自我的保護反應。
原來之前是有條goatfish,在珊瑚上找食物,我不肯定,goatfish是想食珊瑚蟲還是只是找上面其他食物。
看以下短片,便知過程怎發生,未段coral polyps亦逐漸重開。



2015年5月26日星期二

在香港大熱天時,試了2次穿乾衣的實習

為了在6月去南非看沙甸魚,所以新年前訂了乾衣。想不到要差不多3個月才有。香港己進入夏季,穿乾衣焗到裡面的衫盡濕,像是入了水一樣。
頸位因要很緊以防止漏水,很不舒服,而且反壓也困難很多。
在第二次出海試衫時,遇到一對couple,他們用半technical equipment.原來他們也有用乾衣。當然當天沒有用。他們很大方的和我分享了一些用乾衣的心得,很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