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31日星期三

伙頭墳州現紅潮

星期日(2016年8月28日)在伙頭墳州(Bluff island, Hong Kong)潛水 ,下午看到一片紅。
游埋去看,原來不是平時由水藻引起的紅潮.。 
而是一大群蝦在schooling. 數量至少過萬,球有5 至6米大.。 
泳姿是一直向前,而不是平時的shrimp 般向後彈。
可惜我部video 沒電.。 在斷電前影到的畫面.。
暫時不確定品種,我覺得似krill. 
看書本說, krill是全球都有的,只是我未試過在熱帶水域看到,所以品種有待引證。
krill

2016年8月3日星期三

Sardine run 2016

因上年未能看到sardine, 是一條都看不到。所以今年再來一次,以完成看一次的心願。
重回一樣的lodge,建築物沒改,staff沒變,只是manager 變了,所以有些管理方式是攪了新意思。有些staff 還認得我上年來過。
而run sardine run 的operator, 絕大部分staff都一樣,而我來之前指定要求的boat keeper,真是預留了給我。他是非常有經驗,後來證實他真是名不虛傳。
Boat keeper-Emil
我是參加了今年的第三round sardine run. 只有2條快艇,我船只有5人,分別有3個香港人及2個法國人。我學了一句非常易學的法文-sardine.
原來英文,中文,法文都是讀sardine. 我是在他們說法文時發現。
我也教了他們說幾個易學中文,分別是'沙','鯊'。

另一船是大陸客,很多人都說大陸好多假野,我都半信半疑。今次證實所言非虛。他們不慣乘快艇,要吃暈浪藥。但2天都沒效,那2個香港人給了他們日本藥試試,真是即時有效。之後香港人對他們說,你們自己知便好,不要回去傳開,要不是這藥會給買斷市。


Lodge 與沙灘間的河
出發時,快艇要經過一條河才到沙灘,上年過時,水深及腰,另外河床是石底,但今年變成給沙填平了,水只是到腳踝。好像是有人填平了,我以為是他們人工填平。問他們,他說是天然的。我不太商信,再找當地的村民再問,都說是天然,是那些沙給吹到那裡。那,天真是好照顧我們。

今年天空的雀非常少,所以今年沒了插水的壯觀情景。dolphin 數量都是少了。頭幾天,快艇南北穿梭,都找不到游得淺的sardine.去到尾2那天,終於在一海灣找到一群sardine, 不過未吸引到大群dolphin or bird 來hunting.

我今年並沒帶SCUBA , 只帶了spare air,今次有用了,看到有一群dolphin在游泳,我立即帶spare air下水,這樣可以在極近距離和dolphin 游了一會。如我想摸牠們,可以由頭摸到尾。
common bottlenose dolphin
到了最後一天接近中午,都是未找到sardine,他們在昨天的海灣下潛,要不是SCUBA unit便是白帶了。
他們潛完後,Emil 突然立即開船,本來以為是返回lodge,但他是直向南下,是相反方向。駛了10多20分鐘,在海面看到一群dolphin 在 hunting. 我們立即下水,看到sardine ball, dolphin and sharks 在hunting. 少量bird 有插水。
回來後問Emil,是否他收到通知才會突然向南駛,他說沒有,是他看到氣壓的變化及雲的走向,會引起sardine浮上水面。




























今年在lodge,每天都做一次massage. 這些masseur是當地的村民,他們本來是waitress,有客book時才變身為masseur.
Cecilia

這masseur除了是waitress外,還是業餘女子足球隊成員,曾經到Cape Town比賽。










2016年1月2日星期六

沐浴鯊魚海-巴哈馬之旅,零距離全接觸鯊魚

很多人都有一個想法,如在海中見到鯊魚,要如何才能逃脫?
可能是受到史畢保的JAW所影響,一般人都對鯊魚的利齒望而生畏。
Tigger shark teeth虎鯊牙

Lemon shark
其實鯊魚在水肺潛水員面前,也只是像一頭玩具狗,那些鯊魚很enjoy 給掃頭。
當我們面對tigger shark,全神補捉牠美妙的泳姿時,我們把其他reef sharks 只是當成海底奇兵的Nemo,由牠在我們腳邊刷過。